捆梆挣扎美女视频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图片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视频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下载

  你爱的是我


  你爱的是我

  作者:夙云

他揉了揉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......是大雪冻僵了意识?是时空倒错了位置?还是灵魂转世真有其事?不,那是她。

他知道的,那真的是十七年前的她。

只是......为什么再一次地她选择了远去?难道,真如她所说的,他爱的一直是「她」,不是她......

  第一章

  他打开抽屉,望着一封封未曾撕开的信。

  这些信都是来自日本的福岗县——一个不知名的小村,寄信人是——沈梧。

  他嫌厌地斜瞪着这两个字许久。

  一个月一封信,锲而不舍、恒心不断的三百六十五个日子就这样溜走了。

  傅枭按捺着难以言喻的仇恨心情,双眉紧皱。

他该怎?办?

  他该何去何从?

  他望着远处高耸入云的大厦,发呆。

突然,一双涂着鲜红寇丹的玉手,从背后冷不防地抱住他,一个女人不断地亲吻他的颈项,并触碰他的胸膛,他不用回头,也知道是谁。

  『丹丽,不要这样。 』

他伸手把她甩开,然后籲了一口

  气,斜坐在真皮绒丝椅上。

  『怎为了?你的脸色好难看。 』

丹丽小心翼翼地道出。

她明白眼前的男子,当他表明不耐烦时,自己就要『识相 』一点。

  不过她伸手仍按摩着他的颈背,缓慢地、轻轻地揉着,试图帮他放松。

  按摩果真达到了效用,傅枭渐渐平静,不再显得浮躁。

  『谢谢你,丹丽。 』

  『谢谢是不够的,要给一个吻才行。 』

她狡诈道。

傅枭真是拿她没办法,这女人的本领很高,有本事令男人忘了一切。

  只沈醉在她所制造出来的激情里。

  他偏头给她一个吻,这吻一下就让火热窜身,难舍难分,于是两人开始厮磨地缠在一起。

  『到我那儿。

丹丽拗不过炙烧邀道。

  傅枭一点也不踌躇,他横抱她到偌大的进口沙发上,开始剥除她的上衣,解开衣扣。

  『对不起,哥,打扰了。

一个人突然闯入,是傅鹰——他的弟弟,一个不识趣的傢伙。

  傅枭骂了三字经。

『为什么不敲门? 』

  『我敲了,你没听见。 』

傅鹰神色自若,不疾不徐地坐在沙发的另一端,头?得老高,像一只?翔高空的老鹰,正如他的名字一样。

他连正眼也不看丹丽一眼,只说:『乔小姐,我和大哥有要事要谈,请你离开一下好吗? 』

  丹丽佯装脸红腼腆。

实际上,她恨透了这个没事半途杀出来的程咬金,好端端地把她美好的计划都破坏了。

捆梆挣扎美女视频,  『当然,小鹰。 』

她亲喏地称呼,又轻啄傅枭的脸颊,恋恋不舍地离开。

临时,傅枭仍不放过地用力捏了她的圆臀一把。

  『拜讬。

哥,你不要那么‘夸张’好吗? 』他加重『夸张 』两个字,因为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  『那你也不要整天迷恋于小狗、小猫、小鸟的好吗?多帮我张罗一下公司的事。 』

傅枭不甘录弱的回骂道。

  这一扯,傅鹰可是没辄了,由于自己始终把兴趣摆了第一个位,以致傅家庞大的事业重担都落在哥哥肩上,他看得出来。捆梆挣扎美女视频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图片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视频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下载

傅枭是很辛苦的,也许是有苦无处诉,才会找上乔丹丽这种没水准的女人,因为只要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,那种女人只会一味向『钱 』看,根本毫无真感情可言。

  『好,我承认我错了。 』

傅鹰知道他在这点上站不住脚,不过他仍忍不住地劝道:『但是,哥,如果你真的那么‘需要’,为何不干脆结婚呢?把丹丽娶过来,让她生儿育女,也好给傅家传一个后代呀。

  这番『道理 』很诚恳,却太过直接。

所以话一出口傅鹰就一脸愧然。

『对不起,哥,我说错话了。 』

他赶紧道歉。

  傅枭的神情是既哀伤又惘然。

『小鹰,你明知道的,何苦逼我? 』

  『大哥,我...... 』傅鹰有口难言,大哥实在是专情、执着、癡愚得可以,都过了十七年了。

难道十七年,依然无法治癒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吗?

  『我开门见山地说好了。 』

傅鹰索性岔开话题,把手中的白色帖子塞给哥哥。

『这是我昨天收到的。 』

  一张讣告。

  地址是日本国福岗县木市......一样的地址,一样的笔?,这对傅枭而言太熟悉了,只是他——不敢打开,也不愿打开,一直迟迟静默着。

  『哥,你不用再?装,我知道这张讣告的死者是沈梧,对吗? 』

  傅枭瞪大双眼,怔怔地望着弟弟,沈梧这两个字,像利剑般地刺进他的心,他纹风不动地立了良久。

  『哥,事情都过去十七年了,你何必...... 』小鹰腰杆挺直,他想劝戒哥哥,但又该如何开口呢?他思忖着,双手无意间开拉地玩着抽屉,而当他拉开第二格时,如雪纷飞的信任出现在他眼前,令他骇然。

这些泛黄信件的邮戳距离现今已有一年多了,相同的地址与字?......他才恍然大悟。

『哥,这些信是沈梧从日本寄来的,信件已有一年之久,你竟能视若无睹地不去拆看? 』

  傅枭不?所动,他依然面无表情,像块石头似的。

  傅鹰二话不说地把信撕开,快速地阅读每一封,越看,他的心便越沈重了,渐渐地,他转向哥哥。

『你难道从不想知道沈梧生前不断捎信给你是有何所求?还是有什么用意? 』

  『我何必要知道?我又何必要答应? 』他的声音像发自冷冽的北极。

『哥,你...... 』他实在很想痛?傅枭,好让他的脑袋清醒一点,可是,他又实在不忍心,毕竟哥哥才是最可怜、受苦最多的人。

『好,不管如何,沈梧已经入土了,你难道要他到死都不得安心?樱子也死了十七年了,你们三人的恩恩怨怨也该告一段落了呀。

  听到『樱子 』这两个子,傅枭英俊的脸庞突然复杂起来,他挺直脊背,旋过身面对落地窗,一语不发。

  傅鹰盯着哥哥的背影,心中感慨不已。

  他的哥傅枭实在是个百分之百的美男子。

具有那种天生、超凡的男性魅力,足以倾倒任何异性。

单就体格而言。

他的肌肉结实,背部挺直,双腿强劲,俨然是活生生的阿波罗;他的丰采英姿,再加上傅氏财团总裁的头衔,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呢?

  偏偏他整日、整年、整世,单只癡癡恋恋于一名女子,根本没有其他女人真正走进他的心扉。

而爱恋的对象是『活人 』

  还好,很可笑的,他迷恋的竟是虚无缥缈的『鬼魂 』——一个死去多年的女子。

  『我曾去日本一趟。 』

捆梆挣扎美女视频,傅鹰挑明了说。

『无论如何,沈梧已经死了,我必须去日本祭拜他,另外,也要把他唯一的女儿,沈樱嘤...... 』说到这里,他忍不住吸吸鼻子,咬牙又道:『你没有看信,不知道沈梧要求什么,我坦白告诉你,沈梧在一年多前已经清楚自己得了绝症,将不久于人世。

他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他十七岁的女儿,他要求你能照顾她,做她的监护人。 』

  『监护人?照顾他的女儿? 』傅枭大笑。

『决不。

他说得斩钉截铁,绝裂无情。

  『他请求你,毕竟,你是他在世上唯一信任的人。 』

  『唯一?信任? 』傅枭嗤之以鼻。

『这就是对我信任人下场? 』他两手一摊,随即握紧双拳。

『我信任她,他却反咬我一口,把樱子抢走,把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抢走。

讲到『痛处 』,他显得有些失控了。

  傅枭籲了一口气。

『最后一封信,他告诉你,若是你无法收留她,也就是要充沈樱嘤感不顾的话,那他只好把她送到庙里,让女儿成为尼姑。 』

  小鹰期待这话能激起他大哥的一点同情心,但傅枭反而幸灾乐祸地说:『就让她成为尼姑吧。

  『哥。捆梆挣扎美女视频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图片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视频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下载

你疯了。

傅鹰无奈,只好使出杀手?:『樱子姐姐在地下得知此事,一定会很伤心、很难过,难道你忍心让她死不瞑目? 』

  这番话果真使傅枭整个人?之震撼,但也只是一下子而已,马上,他仍强硬地说:『没用的,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。 』

  『好。

小鹰气不过,不禁开骂:『你要没心没肝、没情没义,那是你的事,但我绝不让樱子姐姐的女儿当尼姑。

我这就去日本,把沈樱嘤带回来,不管你肯不肯当她的监护人,我还是把她接回来。

他?下这些话便昂首阔步地朝门外走去。

  『等一下。

傅枭以满是怒意与不悦的语气吼道:『如果你真要接她回来我也无力反对,毕竟你已经三十岁了,有你的自主权,但是,你绝对别想我会给那女孩任何帮助或看护。

他咬牙切齿地把话说完,便背过去说:『你走吧。

  ???日本国福岗县。

  傅鹰挤在人群之中,煞是惊愕。

  光是前来祭拜沈梧的人就高达三、四千人,每个日本人都显得悲痛、哀伤......着实令他不解。

  经过探听之后,他才恍然大悟,原来沈梧这个中国人;在当地的米市是个十全十美的大善人,他来日本的十七个年头里,一直热心公益,帮助贫穷交迫、经济拮据的日本穷人;更乐于损献金钱与建房舍、造桥、铺路,以至许多孤苦无依,举目无亲戚的人都能衣食不缺,平安度日,他的贡献如此之多,也难怪这场丧礼会这盘备极哀荣了。

  更何况,这是个外国人,而竟对日本人能如此不吝付出,想来也实在难能可贵。

所以当沈梧以四十一岁的英年去世,当地的人民无不觉得『好人没好报 』,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。

  傅鹰随着人潮一一前往顶礼膜礼。

在人潮之中,远远看到一位身着素净服饰的女子跑在灵堂边。

不用说也知道那女孩一定就是沈梧和水谷樱子的女儿——沈樱嘤。

  傅鹰此刻的心情沈甸甸,一想到傅枭、沈梧和樱子的三角关系,他的头就轰轰作响,同时眼冒金星。

  如果沈梧当年没有抢走樱子,或许今天这个『沈樱嘤 』应该是大哥和樱子的女儿,而不会姓『沈 』了。

  十七年头过去了,大哥也已三十四岁,年少时的『狂恋 』

  果真如此刻骨铭心?如此恨意绵绵无绝期了?

  他歎了口气,走到沈梧的灵位前轻撚香灰,三鞠躬,然后转向面对沈樱嘤——樱子姐姐的女儿,将来,大哥要抚养的女孩。

他想,管他的,就让大哥去撞墙,去暴跳如雷吧。

反正他已下了决心非把她接回台湾不可。

  这时樱嘤绥绥地?头望向傅鹰,当两只黑眸对上时,傅鹰的心脏霎时急冲到喉头,震撼不已。

捆梆挣扎美女视频,

  她是樱子?她长得太像樱子了。

是吗?她们二人竟是一模一样。

『母女 』为什么长得如此相像呢?这是命运的安排,还是上天的诡计?他有些惶惶不安,手心竟也冒汗了。

  当年樱子是地道的美女,而且是出了名的古典婉约、柔和善良。

她的一颦一知,足叫任何男子?之癡迷疯狂,纷纷拜倒于她的石榴裙下,古的一国之君,倘若遇上了她,铁定也会爱美人,宁舍江山。

他一向认?温柔与美丽常是女人无法一并拥有的特质,但在樱子身上,这条定律彻底打破,樱子是个内外皆美的女子。

可惜,红?多薄命,才十七岁便撒手人寰。

  眼前站着的沈樱嘤,俨然是樱子的再生,所以他便这样向他打招呼:『你好,我是傅枭的弟弟,傅鹰。 』

  沈樱嘤颔首点头,她知道父亲生前的安排,她要到台湾,住到台湾......小鹰怅然低下头,沈樱嘤是樱子的翻版,是樱子的化身。

  幸好大哥没来,否则,在看到樱嘤的?那,他铁定会崩溃的。

  ???一个身材魁梧,身着昂贵毛料西装,外覆深色风衣的男子,站在远方凝视着这一切。

  尽管天色已然灰暗,并且乌云密布,但陌生男子还是戴着深色的太阳镜,一动也不动地耸立于沈沈暮色中。

  黑镜背后的他,神秘、冷酷,目中无人,他独自站在远方居傲地眺望葬礼的进行。

  这是什么世界?他想。

  沈梧,一个作恶多端、心狠手辣、不择手段的人,死后竟有这么多人前来祭拜,这些人莫非全是瞎子?

  傅枭挥拳用力打在树干上,心中恨恨地骂道:『因为你,樱子年纪轻轻就死了,因为你,她才家破人亡,也是因为你,才害得我......害得我无法得到她。

甚至永永远远失去了她。

  你早该离开这世界了,你的罪孽太重,但是你离开了世间就能洗净所有罪行吗?不,不可能,我恨你,恨你生生世世,我的恨将让你永世不得安宁。

我诅咒你。

诅咒你。捆梆挣扎美女视频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图片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视频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下载

  傅枭隔着墨镜着漆黑的天,犹如一匹危险而可怖的狼。

  虽然累了两天,樱嘤还是打起精神双脚的痛淤血,她得体地接待从四面八方湧来参加丧礼的人潮。

  爸爸是个地道的大好人,十七年来,他一直默默地为了这个小村落而贡献他的一切心力;他的时间,他的才干,他的金钱,全?这里无怨无悔地付出,而他竟只是个外地人。

  所以,村民不但感谢他,而且也景仰他,无一不?他的早逝而哀恨莫名,对樱嘤而言,爸爸原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,现在他死了,这世间她已举目无目,孑然一身了。

  爸爸死前曾告诉她,要她一定要回台湾去,毕竟她身上有着浓浓的中国血统,留在日本十七年已经足够了,以后的岁月,他要她重回故乡的怀抱,爸爸说,他已把她托给一位他的挚友——傅枭,对方也很乐意照顾她。

  而刚刚她见到了傅先生的弟弟,傅鹰,令她遗憾的是傅枭本人并没有来,她无法见到她的监护人。

他长得如何?亲切吗?

  会不会很凶呢?结婚了吗?年轻多大?

  一大堆的问号萦绕在她的脑海中,毕竟,以后她要与他生活在一起。

  她不经意地?头,瞥见那位戴墨镜的高大挺拔男子。

  她注意他好久了,这男子孤零零地伫立在远方,不管白天或黑夜,他总是戴着墨镜,隔着重重的人孤辩在远处,他始终没有上前祭拜父亲,他只是一个人,居傲地注视葬礼的进行。

  他是谁?

  是父亲的朋友吗?如果是父亲的好友,为何不肯上前后致祭呢?莫非,他是爸爸的『仇人 』?

  她随即否定了这个荒谬的想法,父亲在此地是德高重的人物,他声名远播,心肠又好,何来仇人之有呢。

  她注视着这名远方的高大男子,他伫在地那儿与那机向,已有整整两天之久了,不过,她是跪的,而那男子却是站着陪了她两天。

  墨镜遮住他大半边的脸,使分辨出不出他的容?,但她仍可以肯定,他那张冰冷的脸完全没有笑容,也根本没有哀伤。

  该说他是模样像什么?如何形容才恰当呢?樱嘤思忖着,哈,哈,哈。

捆梆挣扎美女视频,他像个中国人形容的『僵尸 』。

  这形容词确切吗?凭良心讲,僵尸才不像『他 』有股逼人的英气,有种懔人的气势,以及无比健壮的体魄。

  她突然很想摘下他的墨镜,看他的长相到底如何?但她当然什为了没有做。

天渐渐暗,人潮也渐渐散去,而他还是『赖 』着不走,这时的他,目光焦距已集中到她的身上来,樱嘤可以明显感觉对方那骇人的仇视,带着哀怨,夹杂着嫌恶。

  他凭什么这样看她?他有什么资格?她火爆烈女的脾气上来了,老实不客气地回瞪过去,她迷人的大眼中充满了青涩和怒焰。

  不知不知觉地,对方的嘴角上扬,他笑了,他竟然笑了。

樱嘤看傻了眼,她的心怦然跳动。

这男子一笑,更是该死的『帅 』。

哼。

哼。

她骄傲地偏头不去看他,并把颈子?得老高。

  等她的头痛了,颈酸了,她才不情愿地回头,但那男子已『来无影,去无踪 』,不知去向了。

  那小女子脾气真拗,一副夜郎自大的模样,傅枭不禁笑了笑,她完全没有遗传樱子的柔顺和虚怀若谷的个性,倒是遗传了沈梧的杰骜不驯,自以为是,爱恨分明的烈性子。

  她的长相也一定与浓眉大眼,冷峻刚硬的沈梧一样......她不会有樱子风采、樱子的韵味、樱子的貌美。

那是不可能的,他武断地想。

幸好隔着灵堂有段距离,幸好有黑暗的遮蔽,使他不着她的真面目,否则若是看到她与沈梧相同的模样,只怕他会当场失控,立时把『他 』捉去五马分尸,以消他十七年?累积的怨与恨。

  沈梧啊。

傅枭喊着:别想我会去丧礼上祭拜你,我站在这里,整整两天两夜,足以无愧于心了。

至于你的女儿,很抱歉,恕我无能?力,我无法做她的监护人。

  傅鹰虽然自行决定接她回去,但我不会怜悯她,我会让她自生自灭,自寻死路。

  『想不到你和樱子姐姐长得一模一样。

再次面对樱嘤,傅鹰还是忍不住再次『惊讶 』。

『你们二人都是地道的美人胚子。 』

  樱嘤两颊微红。

『爸爸常说我长得很像,他常夸说我妈是一个大美人,只是很可惜,我从未见过妈妈,连一张她的照片都没有。 』

  『为什么? 』傅鹰不解。

  『有妈的照片,爸爸看了会很难过,会很伤心,所以...... 』樱嘤耸耸肩,算是回答。

捆梆挣扎美女视频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图片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视频,捆梆挣扎美女视频下载

  沈梧还是爱樱子姐姐的,就如同大哥一样,但是,一个有长相如同樱子一般的女儿陪在身旁,而另外一个呢?却只有孤独、怨忿与仇恨陪伴,唉。

大哥真可怜。

  『我想,你爸爸根本不需要你妈妈的照片,他有你就够了,有你这小女儿陪伴他,就好像樱子姐姐在伴着他。 』

他安慰又逗人地道。

『结果是一样的。 』

  『你真会说话,一点也不错,鹰叔叔。 』

樱嘤如此称呼他,却引起了傅鹰的抱怨。

  『拜讬,不要叫我叔叔,我你都把我叫老了。

叫我小鹰吧。

  我很喜欢人家这样称呼我。 』

  『小鹰。

小鹰。

樱嘤笑他:『这样称呼你,岂不是又把你叫得太小了? 』她睨着他想了一起道:『不行,不行。

还是叫你鹰哥吧。

捆梆挣扎美女视频,

  『这还差不多,我本来就不老,才刚到而立之年而已。 』

 

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